御宅屋努力为您提供清晰,无弹窗的阅读空间,喜欢御宅屋作品请记住:http://www.00076.net,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!
加入收藏  
当前位置:御宅屋 > 都市言情 > DC家的骑士 >

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丧钟VS泰坦(一)


上一章DC家的骑士下一章


    日本,东京。

    随着亚摩卓在大阪大闹一场,整出了怪人感染危机后,整个日本都陷入了一片恐慌,其他城市的人已经从电视上看到了亚摩卓所释放出来的黑雾,还有夹杂在黑雾中的漏洞体病毒有多恐怖了,一旦接触,在夺去自己生命的同时,也会将自己改造成怪物,继续祸害其他人,更别说在这场怪人感染危机中,还有异虫在里面搅浑水了。

    可以说,现在的日本,整个社会秩序都陷入了混乱的状态。超市,便利店,百货大楼,这些能够购买日用品,食物,口罩的地方已经人满为患,所有的物品抢购一空,买不到的就抢,抢不到的就动手,无论是警察还是地方黑道,都没法在这样的乱象中进行稳定的控制。

    此时的还在日本境内的国民,将所谓的防化服,口罩,食物都作为必需品来抢购,这是没有办法离开日本国境内的国民做法,而那些有钱人,政客,则是在亚摩卓引发怪人感染危机的第一时间,动用自己的财力,人脉,第一时间将自己,全家人搭乘飞机送出国,去哪无所谓,只要不是在这里呆着就比什么都好。

    这个处在地震带上的国家,在面对地震,飓风都没有过多慌乱的国家,在面对他们所无法理解的灾难时,也彻底乱了套,那些所谓的秩序瞬间崩坏,留下的只有那作为野兽的一面。

    在购买,抢夺到想要的物资后,他们也回到自己的家中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甚至不跟朋友往来,因为他们已经分不清那些跟他们相交的朋友,在人皮之下,是不是那名为异虫的生物!

    猜忌,恐慌,混乱,已经成了这个国家的主旋律,从警察到自卫队,再到地方黑道组织,都无法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而作为繁华之都的东京,也是如此。曾经能够从高空上俯瞰,灯光耀眼到你无法避开的银座区现在变得寂静非常,各种各样奢侈品店关门,那种在商场大楼内的还好,有着一个独立店铺在步行街两端的可就倒大霉了。橱窗破碎,放在里面,平日里可能只能通过手机浏览,亦或者过来逛街时驻足观看的奢侈品散落一地,被随意的丢弃在地上,变成一件臭不可闻的垃圾。

    奢侈品之所以是奢侈品,是因为它们被赋予了价值,可没有什么价值能够比自己的生命更贵重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这些奢侈品旁边,那些破碎的橱窗玻璃上露出怪物张牙舞爪的模样后,就更没有用了,有些无所谓的人大着胆子将这些高价的包包,衣服披在了身上,在大街上跟个小丑一样欢呼雀跃,想向展示自己的高贵。可他那丑陋的舞蹈动作进行到一半,就停止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发现了,整条街上已经没有了人,也没有人会在意这些所谓的奢侈品,除了那些藏在镜子里,玻璃中的怪物在看着他表演外,连个像样的观众都没有。明白这一点的人就会将身上这些所谓的奢侈品扒下来,带着愤怒将其扔到地上,再踩上两脚,然后跑向别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他们才发觉,原来一百块的包包跟一万块的包包,貌似本质上并没有任何区别啊,踩上去的时候,都没有所谓的心疼。呵,这糟糕的世道。

    下雨了,给此时已经处在糟糕透顶的日本再来上一记猛药,一些已经对生活失去希望的家伙在雨中漫步,唱歌,笑的比鬼还开心。

    而在高天原,这座最顶级的牛郎店也是如此,曾经屹立在夜总会之巅的高天原现在门可罗雀,以往聚集在这里挥金如土的女客人,妈妈桑早已消失不见,只剩下这些平时自诩为花道男子的牛郎聚集在这里,为这个莫名其妙,足以摧毁整个日本的大危机举杯,也为他们最后的日子致敬。

    他们当中不缺乏有钱人,毕竟能在第一牛郎夜总会混迹的牛郎,身上没个百八十万美刀说不过去。只是这些钱并不能帮助他们什么,在银座消费的不缺乏有钱人,尤其是能够在这种情况下离开日本的有钱人,更重要的是,他们离开了又能怎样,他们是牛郎,在这里他们可以展现自己的特长,让女人为他们买单,可离开之后呢

    在这个操蛋的大危机面前,谁他妈的还有心思给他们买单,花钱,就算花了,又能花在什么地方呢。他们只能聚集在这里,也只会聚集在这里,等死。

    而作为柯文异虫观察日志中的第三个目标,名为异虫红,伪装成沃利的面孔,并且在高天原中以赛文为花名的他此时坐在窗前。对于窗中,聚集在镜世界里,等待着破镜而出的镜世界怪物视若无睹,自顾自的在那喝酒,望着窗外这座曾经灯火辉煌的城市,正在慢慢死去。

    至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他已经无所谓了,他是异虫,并不像自己的另一个同伴那样,与人类融合了。他还是一个原生的异虫,除了有自己的思想外,没有跟其他异虫有差,所以即使真的黑雾和漏洞体病毒扩散到东京,对他来说也只不过是回到正常的生活环境中罢了,他只是感到遗憾,他到现在还是没有找到自己为之活下去的东西。

    作为异虫,按照本能去吞噬人类不,他不想这样,明明自己可以通过吃熟食来获取生命能量,为什么要去做这种完全没有意义的事,真的要当一头遵循生命本能活着的野兽

    “作为一个普通人,我不得不说你的胆子真大,明明跟怪物就隔着一面玻璃,还能够这样毫无压力的喝酒,看风景。”

    就在异虫红为自己接下来的目标感到迷茫时,熟悉的声音在自己一旁响起,是那个带自己进入牛郎行业的领导,名为萨摩次郎,花名为赛罗的男人,他跟自己一样,站在窗前,欣赏这座城市慢慢死去的场景,顺带给自己点上一根香烟,吞云吐雾之间,在窗上照耀着男人坚毅的面孔和玻璃中张牙舞爪的怪物们。

    “看你们这个样子可真是有够丑陋的,只是我现在骂你们你们也听不见,没意思。”萨摩次郎自说自话,嘲讽着此时还在镜世界中等待出来的怪物。

    “可前辈你的胆子也不小啊,而且像我们这样的还有两位呢,右京跟basarakg(婆娑罗之王)也是一样,他们两个现在应该在天台喝酒看风景吧,从我来这里我就发现,每到雨天,他们两个就不会演出,而是在天台喝酒,他们在怀念什么人吗”

    看着萨摩次郎这样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表情,异虫红也不得不说声佩服,毕竟他和萨摩次郎,本质上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而听到异虫红说到这个,萨摩次郎沉默了一下,也说道:“是的,他们悼念某个人,某个曾经跟他们一块流落到日本的好友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他们是土生土长的日本人”听到这里,异虫红也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拜托,basarakg皮肤古铜色是涂的,都这么久了,你还不知道他是个意大利人右京是中国人,跟他们一块流落到日本的那个家伙也是中国人,他们跟你一样,都算是没有身份的流浪汉,寄宿在这家店里。”对于异虫红脱线的猜测,萨摩次郎叹了口气,也在那纠正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他们那个朋友就是在这样的雨天死掉了”

    “是的,一个跟他们一块也在这家店里活跃的家伙,叫sakura(小樱花),具体是不是死了我不清楚,我跟你一样,都是新人。只是我比较热情,偶尔跟他们两个聊天才得知一些内幕,按照他们的说法,sakura死了,在他们的描述中,这个叫sakura的是个很挫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挫”

    “嗯,他们就是这么形容的。因为他跟所有普通人一样,文不成武不就,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了,这样的家伙跟这两个人成为挚友真的是命运奇妙安排,而就是这样一个人,在三人遭遇危机的时候救了他们两个,却没有救到那个在高天原里,唯一为他献上花票的女孩,他复了仇,却也在死在了那里,跟喜欢自己的女孩一块,所以他们每到雨天,就会悼念那个叫sakura的挚友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跟我说这些又是想表达什么呢,前辈,”挠了挠头,异虫红没想到高天原的两位王竟然还有一段久远的过去,更不明白为什么萨摩次郎要跟自己说这些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说,他们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,但他们依旧活在当下,做着自己的事,在雨天悼念自己的挚友。你还没有失去什么,你只是在迷惘,但迷惘的时间太久了,你得给自己找条路走了,否管这条路是不是对的,走下去就完事了。我也就这个时候能跟你说这么多了,天知道这是不是我们最后一次聊天呢,你瞧瞧这个世界,全都乱套了。”

    给自己和异虫红倒上一杯酒,举杯,看着窗中张牙舞爪的镜世界怪物,将酒杯里的酒液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是啊,都乱套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杯中的倒影,在酒水的反射面里,也有着镜世界的怪物在张牙舞爪,而异虫红也只是重复了萨摩次郎的话语,也将其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外界,高天原牛郎店对面大楼的某个办公室里。潜伏于此迪克,卡拉和莱娜三人也明白现在的情况有多糟糕,只是再糟糕他们也没办法,异虫红不开窍,他们也不可能敲开人家的脑壳往里灌方针,他们只能等。等异虫红开窍的同时,也在等自己的对手,那个最为强大的世界第一雇佣兵。

    很快的,他们在街道上一家还开张的居酒屋那里看到了丧钟的身影。居酒屋中没有人,只有摘下面具的丧钟和他自己做好的美食跟温好的酒,就着几根烤好的肉串,将酒一饮而尽,丧钟偏头,看向那座还亮着招牌的高天原牛郎店,看了一会,这才看向牛郎店对面的大楼,那是他学生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他来了,做好战斗准备吧,”换上战斗服,将柯文赠予自己的假面骑士aceel腰带别在腰间,手拿着引擎剑,对卡拉和莱娜招呼了一声,迪克就先离开了据点,三十秒后,迪克也出现在了街头,与丧钟对峙。

    “果然,只有我的学生最了解我,你是这样,他也是这样,等着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样了”迪克很清楚丧钟口中的他是谁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目前还好,但也只是目前,一旦成功,闪电侠还是超人选择重启,你和他也许会在下一个宇宙重新认识,重新开始,但能不能像现在这样当最佳搭档,我就不确定了。”

    给旁边的杯子倒上酒,朝着迪克扔了过去,控制的力道让酒杯在空中保持一个姿势,酒水没有洒出的落到了迪克手中,看了一眼杯中的倒影,也将其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这还真是个糟糕透顶的未来,极英盟,亚摩卓为那个幕后黑手做事我不奇怪,你的话,应该是被威胁了。能够威胁你的东西不多,亲人是一方面,你的孩子是吧。他应该也清楚,所以他被抓了,极大可能是去救你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做不到的,没有人能做到,我的错,也有他的错。”

    迪克轻松分析出来丧钟倒戈小丑的原因,丧钟没有否认,也清楚柯文被抓后想要做什么,他只是很清楚柯文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行吧,你说是就是吧,那到了现在,不介意告诉我幕后黑手是谁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丑。”

    迪克愣了一下,脸上也没有太多吃惊的表情,想来这个已经在他接受范围内了。点了点头,随后又指着高天原牛郎店,“你来这里是为了他,那个被柯文设定作为翻盘目标的家伙”

    “一半一半吧,他只是个无名小卒,随时都可以杀掉的目标。我来这里,也是为了引发暴动,既然你们把目的暴露出来,我们这边也不介意拿你们的目的作为战场,因为到最后你们都无法抵抗重启的未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还是留到出结果的时候再说吧,如果只有你一人的话,我并不觉得能成功,即使你能怪人化也是一样的,我这里有专门针对怪人的装备啊,还有一个强大的氪星人跟另一个骑士。”

    随着迪克的话语,全副武装的卡拉和变身完毕的莱娜也出现在丧钟身后,正如迪克所言,一旦氪星人开始认真,作为世界第一雇佣兵,有怪人化体质加成,要想赢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

    “同样的话语我回敬你,这话还是留到出结果的时候再说吧,如果一种怪人化体质无法打败你们,那么两种呢”

    对于呈犄角之势将自己包围的三人,丧钟不慌不忙,从自己的腰间拿出一枚水果。但这枚水果并不在迪克,卡拉还有莱娜的认知范围内,在地球上根本没有与之对上号的果类。外层套着的皮让他看起来像火龙果,可它并不需要像火龙果那样剥皮,反而有点像果冻,丧钟只是一个轻轻用力,就将如同果冻一般的果肉挤了出来,直接就往嘴巴里送。

    一个囫囵,就将果肉给吃了下去,嘴角边还沾着些许果肉。随意将其抹去,看着并没有阻止自己的迪克,丧钟这才将自己的面具戴上,将大剑抽出。

    “你犯了个大错误,我得学生,你不该让我将这枚水果吃下去的,因为这是灾厄的开端,另一场暴乱的开始!”

    随着丧钟的讲述,面具中的双眼开始发红,以丧钟胸膛为中心,藤蔓从中延伸而出,将其彻底包裹起来,浓密的藤蔓中,有光芒在闪烁。随着缠绕在丧钟身上的藤蔓掉落,一个全新的怪人化丧钟就站在了迪克三人面前!

上一章DC家的骑士下一章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御宅屋坚持做无弹窗小说站,感谢您的支持和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