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宅屋努力为您提供清晰,无弹窗的阅读空间,喜欢御宅屋作品请记住:http://www.00076.net,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!
加入收藏  
当前位置:御宅屋 > 历史军事 > 寒门贵子 >

正文 第十六章 北国来人


上一章寒门贵子下一章


    天近黄昏。

    徐佑出了宫门,慢慢悠悠的来到秦淮河畔,坐在延伸到河水的台阶上,看着画舫里一盏盏的亮起了灯,逐渐有客人开始上船,莺歌燕舞,管弦低鸣,桨橹声中隐约可见旖旎风光无数。

    锦瑟微澜棹影开,花灯明灭夜徘徊,

    这是属于达官贵人们的夜。

    只是河水冰凉。

    不知坐了多久,清明出现在身后,低声道“郎君,客人到了”

    徐佑站起身,把手里的小石子扔进水里,道“走吧”

    长干里,徐宅。

    “灭蒙驾临江东,有失远迎,恕罪恕罪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折煞我了”

    商人打扮的于忠以鲜卑人的礼节表达了对徐佑的绝对尊重,然后从怀里拿出了元沐兰亲笔书写的密信,道“公主要我代问大将军安好。”

    他曾经潜伏江东多年,拥有合法的身份和职业,前年离开江东后,依然留了退路,说是回乡省亲,此次重返江东,再次利用起来,轻车熟路,不虞会被识破。

    当然,最主要的原因,秘府在徐佑的控制之下,别人就是有心,也没那么庞大的资源查证他的身份,自是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徐佑接过信,没有拆开看,随手交给詹文君,道“公主还好吗”

    于忠笑道“怎么说呢也好,也不好回京之后,皇后非要逼着公主成亲,内行令高腾准备让他弟弟高远尚公主,幻想着从武都镇的镇都大将变成皇亲国戚”

    “成亲是好事啊,公主同意了么”

    “高远这人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,兰京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那可是真正的草包,要不是高腾死命提拔,现在还是不入流品的杂号将军,公主怎会同意嫁给这样的蠢物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徐佑笑了起来,道“原来成亲是不好的,那好的呢”

    “好的就是嵩山道人康静出手了,他夜观星象,说公主亲事关乎国运,三年内不易成亲。灵智大和尚坚决反对,认为康静是不知根底的野道士,妖言迷惑圣听。两人各执一词,几乎势成水火”

    徐佑瞬间抓住了重点,道“哦,公主和康静结成了同盟”

    “是公主答应康静,只要搅黄了婚事,就请皇帝敕封他为天师,上真君号,北朝道门以其为尊,并全力支持他和佛门分庭抗礼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难怪,康静所求,无非是在魏国振兴道门,公主投其所好,正可收为己用。”

    于忠摇摇头,道“康静和崔伯余沆瀣一气,不可能真正为公主所用,现在只是因为共同的敌人而结盟,等斗垮了灵智,是敌是友,还在两可之间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说”

    于忠压低了嗓音,道“我从台城打听的机密消息,似乎康静准备收二皇子元敦为徒,皇帝口风松动,隐约有成全之意”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徐佑的手指轻轻的叩击着桌面,北魏以佛教立国,自魏主以下,包括太子元泷在内,都笃信佛教,却让元敦改投天师道,背后的正治寓意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虽说这些年随着康静的强势崛起,元瑜对灵智大和尚的信任不比从前,但是短时间内并没有抛弃佛教,另立道门的意图,并且佛门势大,也不是说抛就能抛的,康静现在下场搏杀,会不会太急躁了点

    不过,仔细想想也能理解,康静代表的是北朝天师道,和灵智代表的北朝佛门天生相克,他就算不下场,也会被灵智视为敌人进行打压,正好元沐兰递过来柳枝,聪明人知道什么时候该做出选择,以前争的是帝宠,现在争的是下一代,人无远虑必有近忧,据说元瑜对元泷也不是特别满意

    “你重点关注这件事,一旦有确切情报,可以动用讹兽把情报传回江东。”

    于忠肃然道“是”

    詹文君执壶为两人斟酒,道“别只顾着说话,灭蒙远道而来,还没用过膳吧都是些粗茶淡饭,比不过北方的丰盛,且用一些”

    于忠忙站了起来,双手端着酒杯,对詹文君似乎比徐佑更加的恭敬,道“能见到府主,此次江东之行算是圆满了”

    也唯有侯官曹的人,才知道詹文君手里的权势之可怕,加上她又是徐佑的最亲近的人之一,于忠认为怎么恭敬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徐佑端起酒杯,笑道“还没祝贺你高升来,这是文君亲手做的菜,算你小子有口福了,尝尝”

    “公主辞去侯官曹的灭蒙后,特意举荐我接任她的位子,算是运气好捡了个便宜,没什么可祝贺的”于忠嘴里说着运气好,可眼角眉梢的笑意还是出卖了他的真实内心,毕竟能在这个年纪当上侯官曹的灭蒙,前途何止无量

    詹文君笑道“灭蒙今后全面负责江东的白鹭官,还望多多照拂,若遇到棘手的事,尽量先和秘府沟通,别伤了两家和气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”于忠赶紧道“两国既然结盟,外侯官今后在江东的任务,将以搜集各方情报为主,不再是曾经的收买、暗杀和离间对了,可能还有个情报秘府没有掌握,你们在洛阳杀掉的鸾鸟只是替身之一,真正的鸾鸟还活着”

    詹文君惊道“替身”

    徐佑苦笑道“当初鸾鸟火中焚烬,我就觉得奇怪,侯官曹的两大巨擘,怎么会死的这么轻易只是也没多想,后来洛阳失陷,思虑前因,始觉其中有诈。再听你这般一说,狡兔三窟,真真假假,方才是鸾鸟该有的手段,佩服佩服”

    于忠道“洛阳之战正胶着的时候,鸾鸟孤身入益州,前往鹤鸣山拜见孙冠,代皇帝做出了许多承诺,比如拖住楚军主力,不让大将军南归等等,说服孙冠起兵造反。可逐鹿营结盟后,大魏立即撤兵,这等于把孙冠架在火炉子上炙烤,完全的背信失义。哈,我想,现在孙冠必杀的名单上,鸾鸟至少排在了前五”

    詹文君道“鸾鸟究竟是男是女”

    于忠道“我只见过鸾鸟三次,一次是男,两次是女,但估计都是替身谁也不知道鸾鸟的替身有多少个,也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正的鸾鸟”

    “鸾鸟不能不防,秘府今后要加大对此人的关注力度,及早确认鸾鸟的真实身份。若能提前得知她的行踪,再布局劫杀于道左,对侯官曹将是沉重的打击。”

    于忠知道徐佑这话其实是说给他听,道“我会想方设法打听鸾鸟的行踪,一有消息,立刻知会秘府。”

    徐佑道“还是要保证自己的安全,鸾鸟固然重要,但她的生死只是一隅之争,你所在的位置关乎全局,不能轻易犯险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不会让大将军失望。”

    徐佑又问道“楼祛疾怎么样听说回平城就被下了大狱”

    “穆梵指证楼祛疾通敌,皇鸟亲自带着内侯官正在查,高腾想要杀楼祛疾立威,不过公主一力保他无事,我离开平城时还没结案我觉得应该问题不大,被俘虏的还有贺文虎、李冲等人,楼祛疾因被俘就被指证通敌,那贺文虎和李冲是不是也通敌牵扯人越多,越是没有严惩的可能”

    “公主好深的算计,这是把楼氏也绑在她的战车上,共同对付高腾。”徐佑突然道“我可以告诉公主一个秘密,内行令高腾很可能没有去势,是个假宦者,还和冯皇后有染”

    于忠惊的酒杯差点掉到地上,道“大将军哪里得来的消息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不要问了,回去告诉公主就好,她会妥善利用这点扳倒高腾。只是她欠我一个人情,将来还要记得才是”

    酒过三巡,徐佑让詹文君拆开元沐兰的信,先由她看过之后,才接过来迅速的浏览一遍,全是些简单的问候语,非常的官方和客套,又谈到边境榷场的建设进程,对未来的睦邻友好提出了瞻望和祝福,这样的信,就是拿到楚国朝堂,让最挑剔的人也挑不出任何毛病。

    不过,元沐兰千里迢迢的派于忠来拜见徐佑,总不会是为了说官话套话,都是混江湖的人精,听话要听音,徐佑笑道“公主担心榷场的事会生变”

    “公主听闻大将军受弹劾去职,恐楚国朝堂风向不同,连累双方缔结好的盟约,所以让我来金陵看看情况,最好能够得到大将军一句承诺”

    徐佑饮了杯酒,对詹文君笑道“公主怕我失势,也怕人走茶凉于忠,你回去告诉公主,我虽去职,可人在金陵,楚国大政还由不得旁人做主,榷场按原定计划建造,互市也分城分次陆续推进,尤其驻军数量不许超过约定,请她放宽心,天塌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,我就按大将军的原话转述公主”

    “好”

    入夜后送于忠从后门离开,詹文君给了他一张秘府的棨牌,可以让他在万一遇到盘查无法脱身的时候假冒秘府的人,于忠道了谢,身影消失在远处的夜色里。

    詹文君忧虑道“于忠到底可信吗他好歹也是鲜卑贵族,现在又身居高位,这样没底线的出卖魏国,究竟为了什么他从我们这得到的利益,远远比不上他在魏国可能得到的利益”

    徐佑叹道“人性是很复杂的于忠是庶子,不受其父喜爱,要不然也不会跑到江东来谋取功名。其母据他说是被大房迫害而死,舅家也被人设局,因罪全部流放,他恨于氏,也恨元氏,为了报仇不择手段,我认为现在是可信的。不过,这样的人,心理扭曲,随时可能反噬,用他为间可以,但不要把他当成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分寸”

上一章寒门贵子下一章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御宅屋坚持做无弹窗小说站,感谢您的支持和阅读。